你好 再见

请点开,谢谢❤



你好,这里是再见,你可以叫我墨镜/墨水都行哒(˶╹ꇴ╹)。
主混undertale,主吃fs
其他的就是芥末番茄,审判组。
支持点文(暑假来了,我要疯狂皮)
给大家推荐个太太,鹅又太太,人超级好的。
谢谢你看到了这
最后,希望永存

相遇 分离



*fs

*ooc注意,重度ooc,ooc

*私设如衫注意

*刀子注意

*不喜勿喷,谢谢❤

  当frisk离开离开这座城市之时,sans知道,他应该去车站看看那个孩子一眼,又或许,他会抱住frisk的腰,说一些情意绵绵的话,假如他们还是恋人的话。

  最终sans还是出了门,他不想去车站,或许他是是想逃避某些事吧,毕竟他和frisk当初就住在那车站附近,如果不是因为那件事,他们或许还会像以前一样,在对方脸上画画,一起在阳台上看跨年的烟花,将被子裹得乱七八糟,一起睡觉睡到第二天的中午或者晚上,可能因为frisk打翻了sans的番茄酱而被罚不准进屋睡觉一星期。

  “要是一直都这样就好了”坐在列车上frisk这样想着,他偏着头望向窗外,窗外的车站人来人往,可是偏偏没有那个矮矮的身影,“也许以后,我和sans还会有可爱的孩子”,frisk这样想着,不过他也知道这些仅仅只是幻想罢了。这次离开,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回来了。

  毕竟当那一天sans将他从15楼推下之时,他就知道,他和sans的缘分结束了,而sans在那前几分钟才告诉他,他知道那一切,他知道屠杀地底的人是谁,虽然frisk拯救了他们,但是也曾经将他们杀掉,在那一条时间线的所有人,都回不来了,sans告诉他,他只是帮那些怪物,也包括那个自己,报了仇,说罢便把frisk从15楼的高空一把推下 ,frisk被推下之时,sans脸上仍是那般笑容,不过frisk那时只觉得那个笑容是那么讽刺,frisk重新按下了重置按钮,尽管他曾经向sans发誓再也不会重新使用那个按钮。

  重置之后,frisk还是坠落在了那片金色花田上,他坐在那些金色的花上,他知道如何重新继续那条路线,他知道刀和项链在哪,他还记道每一个怪物死去的样子,但是,他放弃了,他还想重新试一试,他还想重新和sans开始,他还想和sans有一个家庭,frisk重新将怪物们带回地面,重新追求sans,一切都新开始了,一切好像都从未发生,sans没有把他从15楼推下,一切都没有发生,他还可以改变一切,而frisk享受着这一切,享受着和那个小骷髅在一起的每一天,尽管他知道,这一切都只是梦而已,那个熟悉的日期快到了,frisk在那个日期到来的前一天晚上,急匆匆的跑到sans家门口,用之前悄悄配的钥匙开了门,走到卧室,那个小骷髅还在睡觉,“真是的,睡觉都这么可爱啊”frisk摸了摸sans的脸“原来脸这么软啊,以前从来没有捏过啊”“嗯...kid?”frisk被sans这声kid吓了一跳,赶忙将手中的花和一个刻着fs字样的金色心形项链放在了床头柜上“这次,放手一搏吧!”frisk这么想着,随后便离开了sans的家。

  第二天,frisk接到了sans的电话,frisk知道,这场梦,该是结束的时候了,是否可以一直幸福下去,就是看sans今天的答复了。但是现在frisk想来也可笑,当时的他居然还好好整理了自己一番,做着不切实际的美梦,还是那个地址,15楼,sans的家门口,frisk还记得自己是怎么离开的,但是,一切并没有改变,sans还是和当时一样的那几句话,frisk不想死去,也不想伤害sans,将sans打晕后用那把偷偷配的钥匙开了门轻轻的放在床上,盖好被子,frisk看见了sans戴着的金色项链,仅仅只是看了一眼 然后,转身离开。

  出了小区门后,frisk叹了一口气,将那把偷偷配的钥匙丢进垃圾桶,“这是我最后一次用你了,你我缘分已尽了,sans”frisk回头,向sans所居住的小区看了一眼“竟然如此,那就再见吧。”

sans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了,门口传来的敲门声让他不得不去开门,门口站着的是frisk,还有一些箱子放在一旁。

“sans”

“嗯?”

“这些是你的东西”

“嗯”

“还有”

“什么?”

“我们分手吧”

“ok”

“谢谢”

  帮sans把那些箱子搬进屋子,frisk就离开了。

  “或许我是真的傻瓜,明明那时我就应该吧那个混蛋从15楼丢下去,我究竟在心软什么。”frisk躺着床上,手中还握着有半瓶酒的酒瓶,而房间里满是撕碎的纸和早已喝空的酒瓶,如果仔细看看,其中纸片上还有一串很小的字,i love s 其他的就被撕去了。

  “我真是疯了!”frisk突然将手中的酒瓶砸向地板 ,那个酒瓶变成了一堆碎玻璃和一摊酒

  “我真是疯了,我居然还想去挽回一个无心之人的心,我真是疯了”“但是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啊”frisk抱住双腿,泪水慢慢的从脸上滑落,“我究竟做错了什么?”就这样哭着,不知何时frisk睡着了,当再次醒来,frisk将房间里的酒瓶和玻璃碎片清理了,frisk戴着的一条金色心形项链,项链正面刻着fs,背面刻着frisk。frisk将项链取下,放在手中,看了许久,又重新戴了回去,frisk定了一张车票,三天后的2:30,羊妈和大家都知道这件事,而sans不想去,就随便找了个借口应付了pap

  “现在是2:25,还有5分钟,列车开动”而frisk向窗外望了望,“没有啊,果然”frisk摇了摇头,2:30列车开动,2:32sans总算赶到了车站,手中握着的是那一条frisk送给他的金色项链,和frisk那条一样,正面刻着fs,而背面是sans,不过在那下面,还有一个刻的小小的歪歪扭扭的i love u,而frisk乘坐的那趟列车早已离开...

  再一次相见,frisk和sans都只是望了对方一眼,彼此都看见了对方戴着的心形项链,然后便移开目光从人群中擦肩而过...

这一别,便是永恒,在那之后不久,报纸上出现了一则消息“怪物大使frisk于昨日车祸抢救无效去世”

  我想,frisk永远也不会知道,sans在将他推下15楼后不久,也一跃而下,因为sans将自己所爱之人亲手杀死了。

   他们两个一开始在雪镇的相遇,或许就是种错误吧。


短打

bug多

ooc重度

小学生文笔

不喜勿喷,谢谢


  frisk找过了一条又一条街道,他没有发现sans的身影,“sans”frisk不停的呼喊着,可回答他的只有雨声。

  今天是2.14,情人节,frisk约好了sans去吃顿饭,顺便告个白什么的,可frisk在饭店里等了许久,也不见那个小小的身影,起初他以为只是sans那个懒骨头睡过了头,但给pap打电话得到的回信却是,那个懒骨头早就出门了,frisk这才慌了起来,顾不得大雨,冲出门去。

  “sans”frisk不停的大喊着,而路人投来嘲笑,顾不得自己纠结了许久的造型,头发上的水滴落到鼻尖,但旁白的情侣都打着伞,互相依偎着.

  嘟嘟嘟...打过去的电话是一阵忙音

  “倒霉,再多打几个试试”frisk又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快接啊,快告诉我你没有事啊,快啊”frisk在心中祈祷着

  “啪叽”frisk手中的电话从手中滑落,摔在地上。

  在一个满是杂货巷子里,frisk找到了他送个sans的那个金色的决心项链,以及在那项链后sans蓝色衣服下的灰尘,而那旁边已经被毁坏的回音花还在断断续续的播放着

“我....爱....你...f...r...i...s....k”

  frisk感觉脸上似乎有什么东西划过,或许是泪水吧,又或许是雨水,现在谁又在乎呢?

  frisk将灰尘有那件蓝色夹克包着,捡起那朵回音花,说到“我也爱你,sans,抱歉”那金色项链,被frisk放置于那蓝色夹克上




fs向注意

ooc严重注意

私设注意

小学生文笔注意

bug多注意,而且很短

不喜勿喷,不喜勿喷

好了^0^~,不介意的话,继续看下去吧,笔芯




   frisk并不是什么受欢迎的孩子,被欺辱,嘲笑,黑色几乎笼罩了他。当他以赴死的心掉下伊波特山时,怎么也不会想到,他,遇见了他生命中的那道光。

   糟糕的笑话,满地的袜子,特别爱偷懒,但frisk不知道为什么,还是爱上了他。他会在他面前语无伦次,也会忘了自己那些调情的好技巧,会脸红。

   突然有一天,frisk决定给他表白,穿好西装,将桌上的黑框眼镜带上,或许这样可以让他看起来斯文一点,那个到霉的小子忘了他的玫瑰了,害得他又回家去了一趟,以至于他到到时候,那个矮矮的骨头已经在长椅上睡着了,好不容易把他摇醒,借着出来玩的的一定要高兴的名义,硬生生把sans推上了摩天轮,眼看时间差不多了,frisk才怯生生的开口

  “sans”

  “嗯?”

  “sans”

  “什么”

  “我喜欢你”

   “玩笑?”

   “不是”

  “然后”

  “你愿意做我女朋友吗?”

   “如果,我说不呢?”

  “很抱歉,sans,那我只能这样了”

   当frisk俯身吻上sans那一刻,摩天轮升上了最顶端,跨年的烟花绽放,照亮了夜空,而sans,看见了frisk眼中的他

 


祝大家,2019年快乐(●'◡'●)ノ❤(还是晚了几分钟啊QAQ)

  


emm,,昨天忘记了,不过祝传说之下3岁生快。
好了,没了

赌约

*bug多注意@ *ooc注意 *私设注意 *向导福和幼年sans注意 *不喜勿喷,谢谢
  你好,我叫frisk,目前的工作是一个向导。
  你问我为什么做这个工作,亲爱的朋友,我想,我恐怕只能告诉你个故事了。
  大概是好久以前,应该是我第一次带队伍的时候吧。在队伍里有一个矮矮小小的身影,我曾认为是谁家走失的孩子,走近才发现是一个小骷髅,穿着一件长长的蓝外衣,和一件不合身的裤子,当我蹲下询问他的父母时,他告诉我,“我没有父母”,我问到他的名字和年龄时,他说:“我叫sans,今年7岁”后来呀,又不知道怎么的,让他待在了旅游团里,因为这个,我还曾被老大骂了一顿。因为多出一个人,所以,sans的所有费用由我来出,在吃饭的时候,sans突然亲了我的脸,你知道吗,那时突然不知所措,真的尴尬极了,而sans对我说了一句,“谢谢你,哥哥”,那顿饭,我真的想把脸埋在饭碗里。
  休息的时候,因为某些原因,所以sans安排在了我的房间里,因为事先没有考虑到,所以sans和我睡在同一张床上,在旅行的一天晚上,我坐在床上,sans跑过来让我抱抱他,抱着他的那一刻,我感觉他好小,也好轻。sans问我:“哥哥,你叫什么啊?”我笑着说“啊,我叫frisk,你怎么还不知道我的名字啊?”我弹了他的头,“frisk哥哥,我们来打个赌,因为在这次旅行结束后,我将离开。但是,我们比比谁先找到谁。”sans用一种莫名的倔强对我说。那天旅馆的灯光很暗,但是sans脸上的蓝晕和脸上的泪水我却记得一清二楚。后来,我答应了他。
  自从那次旅行后,我再也没遇见过他。后来呀,我找到了他,我想那个孩子气的赌约,我赢了,也输了。
  至于为什么现在还做向导,我亲爱朋友啊,因为,我想再次遇见他。尽管,我知道,已经不再可能了。
end

一个小再见的话:“是滴,又是我,哦对了,篇文有刀子哦,个人看法,对了 @白蝶 ,您要的小甜饼到了。”(随便在期末考试前最后挣扎一下)

未来,过去,开始


fs注意(friskxsans)
ooc注意
私设注意
小学生文笔注意
如果都可以的话,开始吧
(不喜勿喷,谢谢)

“sans,我要举高高”年幼的frisk嘟着嘴对sans说道
“kid,你已经长大了,不在要我举高高了吧。”sans笑着对frisk说到
“没有啊,我明明比sans矮了一点,而且sansy你不是怪物中里最矮的吗?你不抱我我就哭咯”“唔…哇……”frisk突然哭了
“诶,等等,我抱你就是了吧,不过,我可是举低低哦,但是,先止住你的眼泪。”sans无奈的笑到,伸出双手去抱起矮矮的frisk。
“嘻嘻,只有这样,sans,你才会抱我吗?”frisk对sans问到
“你这个小鬼,长大了还的了”sans用指骨戳了戳frisk的脸
“sans,我长大了比你高了,定要娶你为妻”frisk对sans笑到
sans转过了脸
frisk好像看见sans的脸蓝了
十年渐渐过去了
“kid,你可以抱我拿一下橱柜上的番茄酱吗?”sans望了望将近是他2倍高frisk
frisk走过来将sans抱到了橱柜前
“oh,sans你真是越来越懒了,你不是有魔法吗?”frisk吐槽到
“heh,kid,这都上来十几年了,魔法对我来说使用的次数寥寥可数,oh,对了你还记得你小时候说过要娶我为妻的事吗?”sans拿出番茄酱对frisk笑到
frisk从橱柜里拿出一罐番茄酱向sans脑门扔去
“kid,你这样会让我很骨脑的,浪费食物可不是什么好习惯,不然,你想要个bad time吗?而且,这东西砸在头上,也够我骨头痛几天了”sans接住了番茄酱对frisk说到

frisk望了望穿着新娘装的sans,告诉他,他很性感
sans没好气的瞪了frisk一眼。
“sans,你还没好吗?婚礼快要开始了”papyrus在门外大叫这
frisk牵住sans的手,走进了婚礼礼堂
“frisk先生,你愿意娶眼前先生为妻吗”
“我愿意”
“sans,你愿意成为frisk先生的妻子吗?”
“我愿意”
十指相扣,永不分离

frisk已经习惯了sans在睡前听他的冷笑话,自己早起做饭,在将sans从床上抱起来,放在他的椅子上。乘机吃一点豆腐,然后再被sans来一次bad time的生活

日子就一天天过去了
frisk躺着病床上,sans只是静静坐在床边,frisk告诉sans,别再悲伤,或许以后,还会有另一个他,另一个世界,那时,还可以相见。
一夜未眠
第二天,frisk静静的去了,sans见证自己爱人生命线变成一条直线,只能静静看着frisk带着微笑离去,相扣的十指,渐渐分开
他曾问过frisk为什么不再次开启重置,frisk答道:因为,痛苦,经历多了,我想,你也不想再去经历吧。就如同那些可怕的记忆
  “heh,kid,这是第十年了,你可真是自私,不是当初说好回来吗?”sans将手中的花束放下,天空中落下的阴雨滴落在墓碑上那张永远保持着决心的的脸。sans摸了摸相片中不能再熟悉的脸,“明明说好了会回来的,可是十年了,我想你了, 你可以回来了吗?我亲爱的爱人。”
  在怪物大使离开后的30年,怪物再次回到了伊波特山

end

p2
渣文笔注意
黑福注意(不知道算不算233)
小学生文笔注意
如果你不介意,那就看下去吧




“噢,见鬼,这是什么地方?”sans从床上坐了起来朝四周望了望。
一张蓝色的床,矮矮的床头柜,一盏昏暗的床头灯,唔...还有一些在桌子上的照片
sans伸手想看一看那些照片来,“还差一点点。”
吱呀呀,一阵刺耳的开门传来
sans还没有来得及向门那边看去,却因一个重心不稳摔了下去
门前的脚步声突然加快,sans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抱了起来
frisk将sans抱着怀里,“终于醒了,我的甜心,你都快睡了一个周了”frisk用手点点sans的额头
sans抬头望了望笑的像一个邻家大男孩的frisk,真是没有办法将他与屠杀地底的怪物比起来
可是,造化弄人,这偏偏是同一个人
“你刚才想看什么,是不是我放在桌子上的照片?”frisk将sans抱了起来,放在离桌子不远的椅子上,让sans刚好可以够着那个棕色相框,相框中的照片是两只白色的小狗与一个矮小的孩子。
“这张照片是我很小的时候了,那个时候,几乎所有人都当我是个女孩,可能是发育太晚的缘故吧,性格内向,不爱说话,当时我还被逼着穿红色的裙子,所以说这也是算我的一段黑历史吧。”frisk对sans笑着说到
“所以说,kid,这是应该你的家?”
“没错,而这里是我的卧室”frisk对sans说到
“那么其他人呢?你重置了一切?”sans对着frisk问到
“现在地底仍然空无一人,当然,地底的怪物,除了你,全部沦为了灰尘。”frisk对sans缓缓说到,并将随身携带的匕首放在手中把玩着。
“heh,我忘了,你只是一个怪物,但是,kid,你为什么不杀了我。”sans眼眶中的光闪了闪,黯淡了下去
frisk身形一僵,凑到sans耳边说道,“杀了你,只是迟早的事,但是现在得等我玩腻你为止”
匕首在sans的胸前轻轻的打着转
frisk感觉到sans颤栗了一下
“呐,我本来不想要用这个的,这是你逼我的,甜心”frisk从衣服中拿出一粒粉色药丸,含入嘴里,对sans吻了下去
“唔...停”还没等sans说完,frisk已经吻了上去,sans不停的挣扎,咔哒,sans那洁白的骨手被锁在了床头,衣物也随一声划开的声音散落开来,一些水流随唇边缓缓流下,滴落在椅子上
frisk停止了这个吻,sans的衣物已经散落在肩边,一颗莹蓝色的心在肋骨下跳动着,嘴角还残留着一些半透明的液体,看起来淫荡至极
“嘿,你要干...”
还没等sans说完,frisk就打断了sans的话
“你的食物在床上,餐巾纸也在,还有,别再在我面前提前提起那些已逝之人,你的兄弟,最好也别提,因为,我不确定我是否会杀了你,毕竟,你现在是我的,我可不想因为这些琐事而伤害了你,甜心。”
frisk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红光。
“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在楼下客厅,可以随时过来找我,至于你的衣物,我过会会给你拿过来”frisk对sans说完这些就径自走出了房间。

sans视角
等待frisk关上门那一刻,sans哭了,眼泪滴落在相框上,他恨自己,没有保护好地底,没有保护好自己的亲人,却尽将痴心付给无情之人,早已沦陷。
“我真是个傻子。heh”

frisk视角
关上门那一刻,frisk后悔了,他听见了sans的啜泣声,他只是静静的站在门前。
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爱上了那个矮矮的,爱讲冷笑话的小骷髅,至于屠杀,只是想见他那那无助的样子
“像我这种,自私之人,果然不会的到爱情吧”frisk靠着墙自嘲到“我究竟为了什么呢”泪水缓缓滑落,滴落于地板,又慢慢消失

我爱你,但已经没有资格去拥有你

p2

有私设
如有不适,勿喷
新人写文勿喷,谢谢
血?什么是血?
没有用了啊,没有用,没有用的,哈...哈哈,没有用
一路陪伴我的不是灰尘吗?
安戴因,博士,帕派瑞斯
他好像是你的的兄弟吧,呵呵,那有什么用,反正他已经变为尘土了,不是吗?
你抬起了眼,望了望眼前的骷髅,还是笑着的模样。
伪装没有用的,除了那个用手说话的人,整个地底世界,只有我们了,哭出来呀。
你把玩着手中的刀,戏谑的笑了笑。
啪的一声,一根骨头划过了你的脸
我的朋友,没有必要怎么急吧,我倒是觉得这么好的天气,还可以喝一杯茶,只不过好像现在你不能等待了
熟练的躲过sans的攻击,终于,地底只剩你一人了。
扑通一声,你跪下了,手中血色的屠刀滑落。
你哭了,chara似乎想安慰你,可是没有用。
你回忆起了大家走出地底的欢笑 ,sans成了你的伴侣,你们有了孩子。
安戴因和博士最终有情人终成眷属,妈妈和国王最终破镜重圆
一切都很美好,不是吗?
你突然后悔当初为什么按下重置,如果不按下一切不都是那么美好吗?
你想要开启重置,可是你的决心动摇了,无法开启。
注定的结局吗?你自嘲的笑了笑,摇了摇头,拾起地上的刀。
我的爱人
我来了。
请等待我,
好吗?
最终,尘埃四起
end


PS:fs 文笔废 新手
窗外的鸟儿在啼叫,百花齐放
而你站在这熟悉的金色大厅等待着最后的审判。sans仍一如既往地站在你面前
可是这次你并没有打算等待sans,战斗还未开启,你却已快步走到他面前。
你对sans说,你已经厌倦了打打杀杀了,无论怎样手上,刀上的鲜血已经无法洗去了
“kid,你想干什么”sans摇了摇头,用一种奇怪的幽默对你说,“kid,你可真让我骨脑啊”(......你静默无言)“你既然已经选择了屠杀,把所有人都杀掉了,又为何放弃呢?真是个怪胎”sans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说道,脸上仍然是他的招牌笑脸。“kid,所以说,你究竟要做什么呢,真让人猜不透呢”
你笑了笑,并没有回答sans的问题,只是将sans望向窗外的脸扳了过来,正好对上你的眼,你将一小瓶粉红色的药水灌入sans的嘴里
“嘿,kid,给别人乱吃东西可不是好习惯哦”sans略有狼狈的对你说道,用手将嘴边的粉红色的残留抹去。
你告诉sans,那是你从实验室里拿到的强力安眠药
sans突然感到紧张,但是你突然将sans紧紧抱在怀里,让他无法脱身“噢,shit,kid,你把我放开”sans在你怀里挣扎着。,轻轻将手放在sans的嘴上,意示他安静。
你忽然笑了笑,突然觉得sans骂人时也好可爱,这也是你第一次听见sans骂人,但却不知道也是唯一一次。
随着怀里小骷髅的挣扎越来越弱 你知道他已经沉沉睡去了。
你将sans抱起,低声在他的耳边说道:“现在,你是我的了”只见怀里的小骷髅往你怀里拱了拱,喃喃的说道:“嗯”,脸上却浮现出一道道蓝晕,这让你不由蹭了蹭sans的脸。
你将sans带出了结界。
现在,地下已经空无一怪,噢,应该还有一个,但是他现在正在你怀里熟睡着了。
你低下头亲了一下怀中的小骷髅,但他却转了个身,你笑了笑,说道“懒骨头”
你踏向了回家的路。
p1完


新手写文,不喜勿喷谢谢